目前分類:加拿大_英屬哥倫比亞省(卑詩省)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月前,去了一趟溫哥華。這是自從2002年回到台灣之後、除了2004年因為參加洛磯山旅行團,曾短暫停留一天半之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重回這座曾經住了半年的城市。

整整十年,對我來說,是自己生命重新找到方向的起點。儘管這次停留天數非常短,嚴格說來只有三個整天,而且有兩天都在參與宗教與社區活動,但無論如何,重新回到這個處處留下足跡的城市,胸中無限感懷。

這篇文字並沒有打算詳述我和溫哥華的緣份或故事(有興趣的人或許可以參見當年的篇章),也不是介紹景點的旅遊體驗文。這裡寫到的景觀或地點,都是非常個人的浮光掠影,或許對任何其他人(除了曾經在溫哥華居住過的)也沒有意義。坦白說,依照我目前工作和生活的 loading,挪出時間來寫這麼一篇毫無目的的文章,其實是奢侈的。

但或許正因其奢侈,使得我內心更有想寫的慾望;畢竟,已經很久沒有單純無目的地為了寫而寫了。我輕鬆寫,你隨意看。至少,對於這十年一瞬的大旅行之回眸,留下這麼一篇拉拉雜雜的紀錄,也算是對自己人生的一種交代罷。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N3922s.jpg時局若此,不得不讓人慶幸在年後選擇了一趟大山大水的旅行。

若非這次旅行的印象偶如薄冰般覆蓋著腦神經,如何將外界的紛擾輕輕隔離?這必也是一種令自己堅強活下去所需的資源與勇氣。

雖然在行李中帶著狄波頓《旅行的藝術》,面對每天窗外眼前超出經驗值的全景畫面,回到台灣才得情緒的間隙閱讀。第六章《壯闊》,道盡此趟旅程的心理意義:

有一類或巨大或空無的或危險的景觀,本來難以歸結,現在終於成為同類......這些景觀會在我們心中激發出一種愉悅、良善的感覺。

面對那樣的景致,手中的相機舉起又放下,終於猶豫而恍惚地按下快門,心中卻清楚地知道、這單薄的數位機器不可能留住那真實的感動之萬一。

多虧那壯闊,支撐著我度過嚴酷日常的戰戰兢兢。


【圖】翡翠湖(Emerald Lake)冬景, 優鶴國家公園, 02/17/2004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08

這個標題事實上從很久以前就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了,可是真的要寫,依然有種不知從何寫起的感覺。

這種感覺或許就像 Richmond ﹝列治文﹞本身一樣吧:它的確是獨一無二的,可是卻不是什麼太了不起或特別有特色的獨一無二,或許這就是 Richmond 最特殊的地方也說不定......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01

緩慢而低沉的單調節奏。在你的底層浮動著的黑色液體。夜晚十點四十五分。

你坐在海上巴士﹝SeaBus﹞(*)的前排,用一種屏息而景仰的角度,慢慢靠近一座浮在海上的城市,心裡輕奏著史特勞斯的圓舞曲。

並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座浮在海上的城市。在前兩個週末的夜裡,你曾在城市西側的 Spanish Bank 海灘上,和一群剛剛認識的朋友,坐看夜晚九時西沉的太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31

去年夏天的一個艷陽午後,我興致勃勃地帶著浴巾穿著泳褲坐捷運到了淡水,準備去拜訪闊別許久的海灘。

當時我剛從戒治所出來不久。有將近十個月,我只能看著窗外的陽光,想像它曬在身上的感覺。在那種環境下,看著自己身上因為缺乏運動與日曬,而呈現出近乎慘白色澤的贅肉,感到無比厭惡。就在那時,多麼希望有個地方可以讓我光著身子盡情曬太陽;因為我不想再看到身上有任何一處慘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27

旅行,有時候是一種只適合去做,而不適合去紀錄的事。

至少此刻的我是這樣想的。

所謂此刻,是結束了整整一個禮拜、每天都到溫哥華近郊不同的地方遊山玩水,用我那台陽春數位相機拍下了將近兩百張還來不及整理的照片、又經過一個週末的沉澱、再加上兩瓶「加拿大冰」﹝Canadian Ice﹞啤酒的微醺、時分針已經指向午夜一點十五分的這個時刻。

可是我想總該寫些什麼。所以打開從網路下載來的大陸版村上春樹「且聽風吟」﹝當然,就是台灣版的「聽風的歌」﹞;在陌生的文字氛圍中,去重溫那我已經看過台、英、日三種版本的、熟悉的村上感覺。然後讓蕭亞軒的「薔薇」和「我喜歡你快樂」這兩首單曲重複播放著。別問我為什麼是蕭亞軒,因為在旅途中朋友的車上曾經放著她的歌,而且竟然還勾起了幾許愁緒。

就這樣,我終於把一切懶惰的理由拋棄,開始用文字去旅行。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21

來到溫哥華,倉皇竟一月。就在滿月這一天下起了大雪,格外令人有感。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20

自從有了網路之後,我就不常看報紙了;偶而讀副刊或分類廣告,只是為了重溫那種油墨和粗劣紙質散發的一種氣味,以及讀報的姿勢本身代表的一種生活情調;到了異鄉,英文程度不夠好,更是不知從何讀起。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19

在開始我的第二週之前,想回過頭來,先向華航二月十八日飛溫哥華的 CI-032 航班上、負責經濟艙前段的那位短髮的空姐致謝。

她看來還是新人,不像資深的空姐一般,態度親切、姿態優雅,可惜略嫌職業化;她有著未失天真的笑容與青春氣息,在她不忙的時候,甚至會主動過來關心你睡得好不好;但當我詢問飛機上哪裡可以抽煙時,她故做生氣地說:如果我躲在廁所抽煙,她會把我揪出來。表情十足可愛,我只得求饒。可惜不記得她的名字,只記得她性黃。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發之前,幾乎每個住過北美洲的人都說,「溫哥華?很美,但也很無聊。」

說這話的人們當然是出自一片好意。但他們可能對我有兩點誤解:一是不知道我十年前就到過溫哥華,那時候新移民﹝也就是,說上面那句話的朋友們﹞尚未大量湧入,溫哥華比現在更無聊;二是誤認為我真是一個那麼不甘寂寞的人,沒心情欣賞山水、不懂得虔心修身、未嚐過寂寥滋味。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