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京都,這麼一座千年以上歷史的城市,卻從一座嶄新的現代建築寫起,似乎有點奇怪;然我反覆琢磨許久,還是想從京都驛開始。...是因為我太喜歡它嗎?

午後1440,我搭著從關空發出的「遙」號特快(Haruka),輕輕地滑進京都驛的30號月台。是的,是「滑」進,彷彿無聲無息地、在我還不及反應過來時,已經進了京都的懷抱──後來我才發現,用“懷抱”這樣一個形容詞實在是非常貼切。從以前陸陸續續聽聞關於這座巨大車站的耳語,終於等到了真正與她見面的一刻。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