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網路,關於青春,總是有些令人砰然心動的回憶,或辛酸。

這學期剛開始,你們班上轉來一位神秘的轉學生。真難想像,這時代還有這麼不打扮的女生....清湯掛麵不說,厚厚的眼鏡、外掛牙套。唯一跟得上時代的,是那個Hello Kitty的小布袋;不過,看來那布袋歷史悠久,肯定值錢。

「我靠,耍復古;她以為自己是"千面女郎"啊?....寶蓮~」坐你後面的烏龜低聲詌醮。

可是你不知道哪裡不對勁,望著這位"寶蓮同學"出神;大概是騎川崎鐵馬上了癮,連看美眉的眼光都復古起來:

「烏龜,限你放學前弄到....呃,這"寶蓮"....的電話地址生辰八字,」

「有沒搞錯?」耳邊傳來一聲龜吼:「你有戀母情結啊?」

「靠,你還懷疑咧....去弄來就是了啦!」

這隻龜平日就愛耍頹廢,真要辦起事來倒是十分賣力;當然,還得看這事的內容....只見他一下課,就黏到你們班的班長兼儀隊隊長:「鐵屍」阿梅身邊,"賊婆"長、"賊婆"短地,哄得大美女可開心呢,笑起來更像林熙蕾了....

(說明一下:這阿梅叫"鐵屍"的原因,一來是她剛好和梅超風同姓;二來嘛,是因為樓上那個軍樂隊的癡漢,被她甩了之後,差點精神崩潰;根本就像中了"九陰白骨爪"....乖乖...)

好吧,纏綿的場面直接快轉---放學兩三小時之後,烏龜終於帶著疲憊而滿足的神秘微笑,將"寶蓮同學"的血型星座生辰八字住址電話....塞到你信箱裏。

於是就從那天開始,你每天回家房門一關,就開始絞盡腦汁、吟詩做詞;還兼畫插圖,隔天一早,又搶在全班同學之前、騎著川崎鐵馬從後門翻進學校,將信偷偷塞在寶蓮同學抽屜裡;而且,你不想一開始就把人家嚇到,信裡頭也沒署名,只是東抄西湊來的一些優美詩詞、外加幾句鼓勵的話。

(有回事跡敗露,一大早被烏龜撞見,他硬是給搶去看---「噗哈!你還會耍、耍這種小天使遊戲啊!哇哈哈哈哈~」結果他足足笑到第二堂課,給罰站在走廊上,背影還抖個不停)

呸,那又怎樣?....只要每天偷偷地、瞄到寶蓮同學收到信時憨憨的笑容,你就渾身舒暢;而且不知道是心理關係,還是秋天來了,你覺得這位寶蓮同學越看越漂亮,打扮似乎也不像剛轉來時那麼「ㄍㄝ-ㄅㄞ」了....

「你這個天使,到底打算掰到何時啊?」

過了半學期,烏龜終於發難;連"鐵屍"都看不下去了(臭龜,你就知道他一定守不住口風):

「對ㄚ,你們也算門當戶對、臭....嗯,氣質相投;都什麼時代了,難道非得嚐嚐師父的九陰白骨爪?」

(她聽烏龜說你是初戀,硬要你拜她為師)

唉~你何嘗不願?祇怪自己一開始裝得太可愛;現在反而尷尬了,碰面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元旦假期過完,你照例大清早送信到寶蓮同學抽屜,接著也照例就趴在桌上補眠....「喂,喂!」這臭龜,又來擾人清夢;「幹....什麼啦ㄚ....」你才剛抬起頭,那個"啦"字嘴型就僵在那兒了。

寶蓮?....沒看錯吧?

....她在座位上,低頭看著你的信,臉上依然....不,不是憨憨的笑容;她的牙套拿掉了,頭髮留長了,眼鏡也不戴了(後來才醒悟到是換了隱形眼鏡)....你在剛剛醒來的意識中,只有一個印象:「那是天使....只有天使才會有那麼美的笑容....」

阿梅拿著點名簿走進教室,看到寶蓮的新造型,都不禁吹了一聲口哨:

「好啊,這下子....那些蚊子、蒼蠅,可不會再來煩我啦!」

....一語成懺。

忽然間,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傳開的消息----原本只有你用心體貼、持之以恆,外加忍受烏龜的嘲笑,付出整個學期關心的"寶蓮同學"身邊,一下子跳出一堆登徒子、豬頭三、人面獸;爭先恐後地承認:自己就是那位送信的天使。

這下子,你更尷尬了;既不想和那群動物計較,卻又放不開---放不開的,不僅是自己付出的感情,更是擔心你的寶蓮一時分辨不清,最後難免受到傷害。

真心換絕情;難道為了自尊,真的就這麼忍心、眼睜睜地讓愛自由?

一股強烈的「荒謬感」湧上心頭....


...這兩三年,看到不少朋友投身網路產業;懷著滿腹理想,拼死拼活,但是似乎都沒有獲得太多實質的回報;美國的網路業、網路股持續成長,我們依然滿頭大汗、兩袖清風。

兩袖清風也就算了,只要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這些在網路產業中堅持著理想的朋友,依然毫無怨言,滿懷著快樂與希望;這種「安貧樂道」的心境,看在追求高獲利、高報酬的投機者眼中,無疑是可笑又可憐。

隨著景氣持續低迷、傳統產業前途茫茫,而美國的網路股持續延燒了三、四年之後;那些當初對你的理想嗤之以鼻、嘲笑網路產業是泡沫經濟的人們,忽然開口閉口都是雅虎、亞馬遜、那斯達克。

儘管他們的說法錯誤百出、內容東拼西湊,但是他們了解金錢遊戲的規則---既然連看得到、摸得到的產品,都能吹得天花亂墜;網路這種令眾人似懂非懂、又心驚膽跳的產業,還怕不能炒翻天嗎?

每天翻開報紙、雜誌,看到一個又一個陌生的名字,自稱網路概念股、那斯達克概念股....總是忍不住失笑,卻又難掩心底的一份痛楚。痛的,並不完全是想到自己和朋友們的堅持與付出,更是擔憂這些投資人,辛苦掙來的錢,是否又要再這場龍捲風暴中、隨風吹到天邊?

雖然,還是有些朋友沒想清楚其中的道理;或許吧,或許他們仍能繼續安貧樂道....當然,這也無妨。

畢竟,關於網路,關於青春,總是有些令人砰然心動的回憶,或辛酸。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