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之前,幾乎每個住過北美洲的人都說,「溫哥華?很美,但也很無聊。」

說這話的人們當然是出自一片好意。但他們可能對我有兩點誤解:一是不知道我十年前就到過溫哥華,那時候新移民﹝也就是,說上面那句話的朋友們﹞尚未大量湧入,溫哥華比現在更無聊;二是誤認為我真是一個那麼不甘寂寞的人,沒心情欣賞山水、不懂得虔心修身、未嚐過寂寥滋味。容我先引用一段" MOOK "旅遊誌對於這個城市的公式化描述:

「氣候溫和、依山傍海的溫哥華,是加拿大西岸最大的城市。每年湧入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之外,更是許多一心想移民的人心目中的夢想天堂。對加拿大人而言,溫哥華素有出入口城市之稱,意即不論由東岸到西岸,或西岸到東岸,溫哥華永遠是起點,也是終點。」

如果只看上面這段話,真會令人覺得這個城市無聊得緊。畢竟那些真正有趣的地方,通常既不溫和、又不像天堂,更別說能讓觀光客輕易找得到。末段那四句,尤其是廢話;彷彿是在形容一座有著圓形爬梯的老鼠籠,你一輩子就這麼在原地跑呀跑著直到老死。

當然,對於許多居住在這座城市的老移民來說,就算她是座老鼠籠,也是座風景壯麗、空氣清新的安居之所;可是就像任何一個有人﹝尤其是華人﹞居住的城市一般,她必然有其不無聊的一面。在這幾天當中遇見的幾位小朋友的口中,我就聽到了對這座城市不落俗套的一些形容詞,例如:

- 溫哥華最大的農產品就是大麻,通常種在地下溫室裏。

- 溫哥華基本上是犯罪樂園,有許多法律漏洞可鑽。

- 一位剛從台灣回到溫哥華的女學生,發現她在公寓洗衣室裏的內衣褲全被偷走。

同時在今晚的短短一節社會新聞中,就連續報導了一件殺害五十名婦女的瘋狂殺手、發生在我居住鄰近兩個地區的一件縱火、一件槍擊、以及一位七起蓄意造成十數部警車追撞的飆車大盜案件。

我舉出這些例子,容或不是要故意揭露一座美麗城市的黑暗面,但是的確想在那無數歌頌讚美溫哥華的文字報導之外,提供一些不同的觀賞角度;否則,住在這裡的華人那麼多﹝光是用" 溫哥華 "去搜尋,就可以找到十多個相關的新聞台﹞,我還有什麼好寫的?

但溫哥華的確是變了。至少在我從機場到住處的一路上,就驚訝於在這十年內增加的建築、橋樑、公路、捷運....甚至,如果我沒記錯,機場的建築本體都是新近完工的;這一切都是來自港台日韓與中國的新移民對這座城市的貢獻。

這些新移民用他們畢生的積蓄,在這遙遠的北美西岸打造出一個足以和十九世紀末的紐約媲美的新都會,甚至豐富了政府的福利基金,使得許多無家可歸的老移民有了收容之處。按照我所景仰的德國藝術家約瑟夫‧波依斯的「社會雕塑」理論,每一個來到這裡的人都是藝術家,這個社會是他們所共同雕塑出來的一件藝術品。

這件藝術品依然在成長著,變換著不同的色澤與質材,最終會成為何種面貌,我還不敢妄下定論;或許在我寄居的這段時間,能為她紀錄下一些變貌罷。

就在今天下午,加拿大的冰上曲棍球隊在鹽湖城擊敗了地主美國隊,五十年來首度獲得冬季奧運雙金﹝男子與女子兩隊﹞全勝;比賽結束後,一路上汽車喇叭齊鳴、行人擊掌歡呼,我和表弟坐巴士趕到市中心,只見人山人海、楓葉旗飄揚,最繁華的幾條大街全部封閉,來自全城各地的居民,不分種族、不分老少,齊唱加拿大國歌。表弟說他住了這麼多年,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面。

誰說溫哥華無聊?....我來了,這座城市將永遠不再無聊。


-工頭堅,寄宿溫哥華首週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