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11

雖然是隔週休的周六,可是要到公司值班。

「因為旅行業是服務業,服務業應該是沒有假日的;更何況,正因為是假日,有許多的團體正在出發中,更需要隨時的後援與服務......」

這似乎是很可以接受的官方說法。我撇開低工資的現實、理智地接受,所以我在值班。AM 05:00

從有楊乃文的夢中﹝內容?忘了﹞被鬧鐘喚醒,著裝,提起昨晚整理好的旅客資料,出門。今晨有三十五位旅客要搭乘六點五十五分的早班機飛往金門,我必須在起飛前一小時將登機證辦妥並送到每一位旅客手中。

當自己出現在登機入口前的大廳、從旅客眼中看到放心與歡迎,其實是一種蠻不錯的感覺。發登機證、託運行李,然後,站在門前微笑鞠躬,直到目視每一位旅客通過安檢、進入登機門,揮手送別。這是我已經習慣並歡喜履行的標準程序。

--許多年前在美國奧勒岡州胡德山﹝Mt. Hood﹞的滑雪纜車上,母親對我說起年輕時擔任飯店櫃檯接待員的回憶。「每天看到進來的旅客臉上那種開心的表情,咱一天的心情就跟著好;那就是做旅行業的快樂。」

因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這句話,和當時吊在半空中搖啊晃的冰冷記憶一起,始終鮮明地烙印在心中。

AM 08:10

敦南誠品。在登機入口旁的餐廳吃了西式早餐﹝為了一種擬似旅行的愉悅﹞,確定班機順利起飛之後,我離開機場,在正式值班時間開始前來到書店。

啊。好久沒有在這樣的時間這樣的假日上來,終於不必從人群的夾縫中用心虛的姿勢窺探架上新書。但那書,無論是類型或數量,卻總是令我焦慮。

悲哀,讀了半輩子的雜書,到三十七歲站在書櫃前依然不知所措。海珊布爾喬亞小資文學創意法則麥克魯漢認同的力量、時尚雜誌的名模旅遊雜誌的海景;然後逐一剔除篩選,最後剩下手中暫時的勝出者。

顏忠賢,這個奇怪的文字建築師,新書《時髦讀書機器》的版本和字體都十分符合我破碎的思考與閱讀方式﹝而且拿在手上也蠻好看的﹞。

MOOK 旅遊誌的《古巴》,一個不須太多言語的國度,我心中嚮往旅遊地的前三名,在公司值班時看也不會太突兀﹝儘管我做的是國民旅遊﹞。

然後想到替五十多歲開始學電腦的母親選了一本 WORD 入門書。雖然我覺得那是一種虐待,可是依然衷心鼓勵。

AM 11:50

周六早上的電話不多,地點倒是很全面。綠島、澎湖、花蓮、阿里山、台東;還有一位憂心的太太想提醒她先生去大陸要隨時戴口罩、以免感染非典型肺炎。哦當然,公務人員國民旅遊卡的使用方式與範圍,也有不少人關切。

午餐時間到了呢。

PM 13:20

我試著不將自己目前的工作--國民旅遊中心客服專員--想像得太偉大﹝事實上也的確不﹞。不過如果沒有一些期許和使命感,又怎麼將這份工作堅持下去呢。

有些朋友會以為我一昧沉溺在過去五光十色的人生記憶中,故不滿於目前日復一日繁瑣並廉價的客服工作。我當然必須承認舊日的光影魅惑依然在我心底隱隱流動,可是那似乎並非我真正的困擾所在。

這麼說好了。我們的面前可以有幾條路。

其中一條是投入開發大中國的世紀洪流中。這樣的大舞台其實是有它的魅力存在的;我也十分欣羨那些有勇氣走出去的朋友。可在我能夠想像到的範圍,或許在這條路上可以獲得財富與成就,但我不確定是否能夠獲得心中的喜樂。

那所謂的喜樂是很抽象的,即使是現在,我也無法用文字或言語來完整表達。

相對的,在幾乎所有主流產業西進的同時,卻在身後留下一些空間,一片土地。因為我們已經無法再發展太多的工業,便突顯了它剩餘的價值:觀光,或者旅遊。

只是,在這之前,台灣是需要重建的。重建回原來它值得遊賞駐足的風貌、或再包裝成為文化內涵與娛樂價值兼具的主題樂園。

我並不介意成為一個主題樂園的一部份。至少,就像我母親所說的,我可以在遊人的笑顏中找到一部份的喜悅。

再說得現實一些,我歡迎產業西進大陸,更歡迎對岸的人民在有能力有條件之後,來台灣看看。只要我們能彼此多了解對方一點,或許和平的機會就更多一些﹝當然,財富流通的機會也多一些﹞。

正如我過去是個台獨的支持者,現在也是;不過,我現在會希望台灣「獨立」成一個主題樂園。

懷抱著這樣的心情,我在旅遊產業中默默地學習著、調整自己的個性、角色,試圖去看清楚心底那抽象的喜樂。

PM 17:01

下午的電話不多。試圖整理前幾天登玉山的文字,卻發現不知該從何寫起。那實在是太特殊的經驗了。決定用我在玉山頂上拍下的一張照片,讓那魔幻的冰霜雪景說明一切。

然後,我該好好放鬆心情,過個難得的週末了。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