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01

緩慢而低沉的單調節奏。在你的底層浮動著的黑色液體。夜晚十點四十五分。

你坐在海上巴士﹝SeaBus﹞(*)的前排,用一種屏息而景仰的角度,慢慢靠近一座浮在海上的城市,心裡輕奏著史特勞斯的圓舞曲。

並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座浮在海上的城市。在前兩個週末的夜裡,你曾在城市西側的 Spanish Bank 海灘上,和一群剛剛認識的朋友,坐看夜晚九時西沉的太陽。當時遠方的城市在你身後悄悄地點亮。當四周終於全部暗下來,日間殘留的蒸氣游絲﹝抑或是城市本身散發的熱氣?﹞在你和街燈之間無聲地攪動,搬弄著海市蜃樓般的視覺。

那種美是有距離的。你會覺得那彷彿是一伸手就會消失的美景......

那座在遠處的海平線上靜靜炫爛著的城市。

可這次不同。你知道、當然知道是 SeaBus 在移動,感覺卻像是漂浮在無重力狀態中,被浮在海上城市似有若無的引力捕捉,終於無可抗拒地朝它而來。

這座城市當然不是獨一無二或最華麗的。紐約你沒去過。但至少印象中的香港比起這座城市要璀璨得多。

......是因為太華麗太璀璨麼?記憶中的香港竟然如許虛空,彷彿只是矗立在海岸線上的一片千萬佈景,你可以走穿過去,然後碰不到觸摸不到任何記憶,剩下的祇是霓虹穿過身軀的靜電干擾聲。

而此刻的這座城市感覺卻如許真實並竟然開始產生質量。

儘管在你記憶中忽然閃現,多年前由澎湖航向高雄時夜港口兩側在黑暗中壓迫著神經的高聳山崖。但越來越清楚的建築物上的英文招牌將你從短暫的錯覺中抽離,表明它是一座異鄉的城市。

"Vancouver Sun"(*),城市指標性媒體的名字鑲在地標性建物上。異文化的違和感忽然使得這座城市有極短的一瞬間變得那麼不真實,彷彿是在外國電影或風景圖片上的場景;而它卻在你眼前慢慢充滿你的視覺。你不禁失笑。這豈不正是那電影的、圖片的外國麼?

等到和它的距離拉近到某一個程度,你開始聽得到城市的心跳。

因為如今在你的印象中,你知道在這海岸線第一排的建築背後有著各色人種熙來攘往的羅伯森街﹝Robson St.﹞、夜幕低垂下舊建築老爵士新舞曲和鳴的蓋士鎮﹝GasTown﹞、電影院和俱樂部前大排長龍的格蘭佛街﹝Granville St.﹞,以及其他、其他你曾在這一百個日子裏反覆行走過的大街小巷。

這些印象在你心中發酵,交織成對這座城市有重量的質實感;使得這座異國城市漸漸變得不再那麼異國了。

忽然你覺得不是自己被這座城市的引力拖曳,而是相反的,在你的眼前,隨著 SeaBus 吋吋靠岸,一座浮在海上的城市朝你撲來。將你吞噬。

終於明白一座城市的光華,依靠的不僅是電力,還有人們的靈魂。

你沒有回頭,但依然感覺得到,身後隔著海那一端北溫﹝North Vancouver﹞的熱度。因為你將一個下午的友情和記憶留在那兒,在逐漸遠去的另一座海上城市中,繼續,

蕩漾。



零二年六月十一日
寫於北溫航向市區的 SeaBus
以及接駁的博覽會線 SkyTrain 上

【註】

(*) SeaBus 海上巴士在這個月的十七日將慶祝開航二十五週年。它是行駛於溫哥華市區與北溫哥華市之間的布勒內灣﹝Burrard Inlet,之前的文章中譯作「伯拉德內海」﹞的交通船﹝類似香港維多利亞港的天星小輪﹞,和捷運、巴士、通勤列車都可接駁,十分便利。

(*) Vancouver Sun,溫哥華太陽報。報社大樓正好位於海濱﹝Waterfront﹞車站與碼頭旁,成為一個醒目的地標。

【圖】

用我那台陽春數位相機想要拍到夜晚的海上城市,未免太過奢望;這是市區史丹利公園旁的迷湖﹝Lost Lagoon,又譯失礁湖﹞前所拍攝的景緻。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